2020.03.18

乾淨萃取~提煉萃取物的常用方式

2020.03.18

 

乾淨萃取

 

提煉萃取物的常用方式

 

文/Anja Rieck      譯/夏綠蒂

 

 

萃取物是美容產品的重要成份。萃取有各種不同的方式,我們將以本文為您介紹其中幾種。

 

 

我們每個人一定曾製造過萃取物,敢打賭嗎?泡茶和咖啡其實就是為了個人享受而過濾物質,熱水滲過咖啡粉或是茶葉,高效物質和芳香物質就融入溶解劑中。聽起來相對簡單,但是從植物性和動物性原料萃取,然後添加到美容產品裡,原則上卻複雜得多。萃取物的質地並不相同:

 

■乾粉(sicca,亦稱乾浸膏體)

 

■稠/濃厚(spissa,亦稱浸膏劑)

 

■流體(fluida,流浸膏劑)

 

酊劑(Tinctures)其實也算是萃取物,一般都是酒精萃取。單方酊劑(Simple Tincture)就是指以單一植物製作的酊劑。製作酊劑並沒有「通用」的萃取過程,CMD天然美容產品公司的Carl-Michael Diedrich(卡爾-麥可‧迪特里希)表示,其中的原因在於不同的原料「應該」選擇有不同的萃取方式。事實上,萃取過程種類相當多,為了製造保養產品,藉助上文提及的滲漉也可從綠茶、南非國寶茶或綠咖啡萃取物質。

 

 

浸漬與蒸餾

 

浸漬法是將切碎的植物泡進溶劑(酒精、水或油),以密合良好的容器讓混合物在室溫下放置數日,中間要多次搖晃。蒸餾也是分離物質的方式,而且溫和,茶樹、玫瑰或迷迭香油可以藉助水蒸汽蒸餾法萃取。油性植物比較高脂含量的油可以用飽和碳水化合物正己烷(N-Hexane)萃取。過程大致是準備種籽,如有必要先切碎,然後加熱,這時細胞壁會被破壞,液態而且聞起來有點汽油味的溶劑會侵入細胞壁,把油吸收起來。接著必須再分離油和溶劑。

 

不過正己烷並非毫無爭議,反而被視為有害健康以及危害環境。迪特里希基本上拒絕這種方式,取而代之的,他偏好冷榨或是初榨的油。現代萃取過程越來越以高壓為基礎,例如用CO2二氧化碳萃取。這種技術從一九七○年代末就開始運用,二氧化碳在高壓下濃縮,然後從應萃取物質溶解出成份。二氧化碳萃取是溫和同時有效率的方式,因為它很能夠針對原料配合。此外這種過程無害環境,因為不用有害的溶解劑,溶劑也不可能殘留在萃取物當中。

 

迪特里希的產品中選用的石榴油,就例外的不偏好冷榨法,而是以二氧化碳萃取法從果實種籽取得的,他認為二氧化碳高壓萃取雖然稍微貴一些,但是也有其優點,迪特里希表示:「我們確認冷榨油的石榴酸(Punicic acid,亦稱trichosanic acid)大約是45%,二氧化碳萃取油當中的石榴酸卻可達到60%。」因此在原料量不變的條件下,以二氧化碳法可以多萃取25%的不飽和脂酸,經證實具有良好的抗氧化特性。

 

 

變壓技術PCT提供新的溫和萃取方式

 

位於德國西南部Stuttgart(司徒嘉特)的「佛勞霍夫界面及生化程序科技研究中心」(補充原文,簡稱IGB)鑽研,如何能以不傷環境及產品的方式獲得萃取物。例如就變壓技術PCT(Pressure change technology)而言,微藻細胞會以加工氣體充飽然後被打開,以便為膳食補充品或美容產品提取Omega-3脂肪酸。這個程序會讓人想到以化學藥品正己烷打開細胞壁的方式,但是變壓技術不需要用到溶劑。

 

 

提高壓力減少溶劑用量

 

IGB還測試另一個以「微藻」為基礎的高效物質製造方式,也就是「加壓液體萃取法」,簡稱PLE(Pressurized liquid extraction)。這個方法雖然添加溶劑(如乙醇或正己烷),但是透過提高壓力,以及升高溫度,來加速反應,因此所需萃取劑明顯少於傳統溶解萃取過程。

 

製造美容產品時,迪特里希使用的大部分是向製造商取得萃取物。對他而言,二氧化碳萃取比較耗費工夫,因此無法負擔。他的公司也不用蒸餾法。以他的信念,萃取法比較應該在當地以新鮮植物進行,才有好的品質。如果以乾燥的花朵來蒸,基於乾燥過程,精油中容易揮發的成份早已消失。相對的,迪特里希以浸潤法自行製造綠茶和梵尼蘭(香草)萃取。被切碎的梵尼蘭豆莢被放進椰子油或荷荷芭油當中,然後大約在六至八週後,在溫暖的地方取出,接著加以過濾。

 

 

附註:圖片由Fotolia/Studio KIVI提供。

 

 

 

 

歡迎下載「i3Spa App」

觀看更多精選文章!

 

想要變美的時候

立即看看附近Spa店家


愛上spa

 

 


 

  下載專區